用户注册 登录
珍珠湾全球网 返回首页

MingHao的个人空间 http://ediaoyudao.com/?1558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邵芳

已有 300 次阅读2022-6-18 09:10 |个人分类:华人历史|系统分类:转帖-知识

https://www.itsfun.com.tw/%E9%82%B5%E8%8A%B3/wiki-4067014-4463193

https://www.linkedin.com/pulse/madame-shao-fang-sheng-mural-from-dunhuang-caves-gobi-wei-sheng/

Lot 664 - AN ALBUM OF TWELVE FLORAL STUDIES, BY SHAO

Shao Fang Sheng (1918-2009) - Find A Grave Memorial

邵芳(1918-),女,著名美籍華人國畫家、陶藝家、建築師。祖籍江蘇常州,現居美國。

基本資料

邵芳(1918-),女,著名美籍華人國畫家、陶藝家、建築師。祖籍江蘇常州,現居美國。她是國畫大師陳少梅的入室弟子、是第一位到敦煌臨摹壁畫的女畫家,她也美國著名建築師萊特(Frank Lloyd Wright:1867-1959)的高足,她還是清末太子少保、中國第一代著名實業家盛宣懷的侄曾孫媳婦。2002518日,時年84歲的盛邵芳,獲西維吉尼亞大學授予人文藝術名譽博士學位。

生平簡歷

1918年,邵芳出生于江蘇常州,祖上是常州的中醫世家。邵芳性喜自然,自幼愛好塗塗抹抹,家人早就預料她長成後必定走習藝之路。果然,她後來成了「神童」畫家陳少梅的入室弟子,並任陳少梅的助教,被同門謔稱為「大師兄」。高驥千回憶,有年邵芳回中國探親訪友,順道到北京榮寶齋看畫,在陳少梅的作品前沉思。店員上前搭訕,她問大師有無後人,店員說隻知有一弟子在美國,是否還活著就難說了!她笑說,小女子正是。

年青時候的邵芳年青時候的邵芳

抗戰後期,她任敦煌藝術研究所研究員,所長是人稱「敦煌守護神」的留法畫家常書鴻1944年,她與常書鴻、董希文、張大千、李浴、蘇瑩輝等人到敦煌臨摹壁畫,據稱她是第一位臨摹敦煌壁畫的女畫家。

大漠、敦煌、千佛洞、月牙泉,這個今天聞名于世的旅遊勝地,在抗日戰爭年代,是交通閉塞、人煙稀少的塞外荒原。視藝術為生命的邵芳,與敦煌壁畫為伴,沉醉在展現飛天的洞窟中埋首臨摹。

邵芳臨摹的一幅《西方凈土變》,畫中有120個菩薩,耗時兩月。這幅張大千想畫沒有畫成的作品,受到常書鴻所長和全所同仁的稱贊,50年後,瀋陽魯迅美院教授李浴對此仍記憶猶新。

19401017日,邵芳與清末太子少保、中國第一代著名實業家盛宣懷的侄曾孫盛勝保在天津結婚,婚後改隨夫姓。婚後,由于盛勝保為甘新公路工程師,邵芳也曾隨夫遠征酒泉,在漫天黃沙的惡劣環境下度日。

抗戰勝利後,邵芳逐漸躋身藝術界,嶄露頭角。出國前,邵芳在南京舉行畫展,政界名人朱家驊、張道藩親臨開幕儀式。她臨摹的敦煌壁畫仕女,伴隨著她在異國度過數十個寒暑。

在當時那種封建閉塞的年代,邵芳算是一位走在時代尖端的新潮女性。她愛好運動,1936年曾入選第六屆全運會河北女子壘球隊隊員。她天生一副好歌喉,負笈美國後曾到辛辛那提音樂學院進修,「當時我既想當畫家,又當歌唱家。」

邵芳 畫作邵芳 畫作

邵芳當時作為名門閨秀,鋒頭甚勁。李昌玉從193419351936年的天津《北洋畫報》上,找到四幅「本市名閨」邵芳的照片,攝于她1618歲時,其中一幅1936年刊于北洋畫報「閒倚欄桿」的照片,秀麗可人。

1947年,美國建築大師萊特創辦的塔裏森建築學校(Taliesin School)廣招各國學生,中國招生名額隻有一個。萊特觀看了邵芳的畫作,特別是臨摹敦煌的作品後,欣然錄取,29歲的邵芳得以負笈美國。

萊特是世界公認的偉大建築師之一,代表作有紐約古根漢美術館、賓州落水山庄(Fallingwater Village)及東京帝國飯店等。1923年東京大地震,建築物幾乎盡毀,帝國飯店卻屹立不動。他提倡的「草原式風格」及「有機建築」理論,影響了幾代人。他去世後,美國境內由他設計的建築,已有50餘所改為萊特紀念館。

海外生活

邵芳來美翌年,盛勝保也接受萊特邀請來美,在俄亥俄大學建築系兼職教授。他本來有機會到哈佛大學攻讀博士,但最終放棄,以建築作為安身立命之本。

盛氏夫婦來美後,得到費正清、費蔚梅夫婦幫助,進入美國主流社會。費正清夫婦和邵芳相識于1946年的重慶,相交于南京,重逢于美國,交情非同一般。

邵芳與丈夫的結婚照邵芳與丈夫的結婚照

1953年,盛勝保和邵芳從羅德島州南下,任職俄亥俄河西側的美國氰氨公司(American Cyanamid)1957年,盛勝保再跳槽瑪麗埃塔水泥公司。他在土木工程專業及哲學思維方面,見識均在一般人之上。無論在塔裏森,還是維吉尼亞,都受尊重器重。

1955年,盛氏夫婦為了安居安業,別出心裁,看中了位于俄亥俄河東側、西維吉尼亞州威廉姆斯鎮上的一塊風景宜人的東向山坡林地,決定自己動手築夢。

身為土木工程師的盛勝保,為了實現早年夢想,按照自己的構思建造住宅。早在1941年,盛勝保還在修建滇緬路的時候,就萌發了這個夢。他給邵芳寫信道:「我總想自己蓋幾間房子……。昆明城的西邊即西山的方向,地勢確比東面好,風水也好,因為做房子總是背山而造,面向東方,每晨太陽早早地就曬到房子,這就是使我們早起,一切都有朝氣。」

若幹年後,盛勝保在美國夢想成真,他們利用工餘假日,夫唱婦隨自己蓋房子,從設計到施工,一手包辦,既實現當年的夢想,也等于向萊特建築學院交出一張漂亮的成績單。為了反樸歸真,回歸自然,建築材料多用原木原色,盡量少用鋼鐵水泥,不用耀眼的裝飾,一木一石壘砌,建成了一幢上下叄層、建築面積約350平米的玻璃住房。1955年落成時,轟動方圓百裏。

如今,在「翼然亭」中,還儲存一台鋸木機,是那段歷史的見證。

盛勝保夫婦信奉「好的建築美化了環境,也美化了人生」。這棟全木結構的住宅、東邊外牆是全玻璃、西牆是半截玻璃,實際是一棟根據萊特「草原建築」、「有機建築」理念風格的建築物,與周圍環境和諧相融,東臨山坡,西面是叢樹環繞的草坪,綠草如茵。東牆的全螢幕玻璃,陽光可以完全射入,從室內可以極目遠眺,綠水青山盡收眼底。

從山底向上看,矗立在山坡上的玻璃屋,屋宇如翼,狀若凌空,氣勢非凡。故以歐陽修《醉翁亭記》「有亭翼然」的典故,命名「翼然亭」(英文名Winged Pavilion Studio)。「翼然亭」背山面東,是盛勝保為了要永遠保持「朝氣」,而美「是上帝和大自然在相關的領域中的匯合」。

雖然這兩座小城被俄亥俄河分割,分屬兩個州,但因河上凌空架起了兩座可以遙遙相望的公路大鐵橋,在居民的心理空間上,兩城宛如一個共同體。

《瑪麗埃塔日報》在頭版左上角,圖文並茂顯著報導了這座玻璃屋及其主人的故事,標題是《非常能幹而漂亮的盛夫人》,並刊登邵芳一幅穿著一襲黑色旗袍的半身照片,端庄秀美,一副典型的中國仕女模樣。圖片說明是「建築大師萊特的愛徒」(protégé of Famed Architect Frank Lloyd wright)。盛氏夫婦與他們的玻璃屋,成了當地居民口耳相傳的特大新聞和媒體採訪的焦點。

盛邵芳後來又在當地舉辦畫展。她的畫風別具一格,藝術表現手法有點像畢卡索,有人稱為她為「中國的女畢卡索」。她平易近人,喜歡廣交朋友,她的魅力吸引了全社區的居民,在當地主流社會獲得廣泛的尊敬和喜愛。大家把她看作「東方神話中的天使」,這是50多年前邵芳給當地居民留下的印象!

200011月,她所在的城市,再度為她舉辦個人攝影、繪畫、編織、陶藝、首飾展覽,當地主流報章在頭版頭條圖文並茂報導。

也就難怪為何給她寄信,不寫詳細地址她也照收無誤。一位曾探訪過她的朋友回憶,他在威廉姆斯鎮迷了路,到當地一個加油站問路,一提玻璃屋,馬上就有人給他指路。可見名不虛傳。

在與威廉姆斯鎮一河之隔的俄亥俄河西畔的瑪麗埃塔(Marietta),盛邵芳也有一棟可以眺望河畔風光的公寓住宅。俄亥俄大學訪問學者、山東大學附中教師李昌玉2000年曾造訪過邵芳的兩個家,連聲稱贊她家「風水好」。

邵芳得意地說,她的兩個家分別于俄亥俄河東西兩岸,地處兩個州,一南一北兩座大橋,就像大周天、小周天,因處在兩橋中間,把大小周天連在一起,形成一個周而復始的迴圈曲線,「這樣的風水哪裏去找?」她把自己年近90、仍活力十足、青春常駐,歸于好風水是原因之一。

她在瑪麗埃塔的公寓住宅,作招待客人和休息用途;她在威廉姆斯鎮的玻璃屋「翼然亭」,則用作住宅和工作室。由于歷經50多年風雨,房子已顯斑駁,散發著歷史的滄桑。

邵芳近況

邵芳年逾90高齡,但她一如屬馬的生肖,一副「龍馬精神海鶴姿」的模樣,耳不襲、背不駝、手不抖、眼不花,不戴眼鏡可以穿針引線。握管揮毫,筆走龍蛇。她年輕時是個美人兒,如今「老太婆」仍風韻猶存,美麗如昔,更難得的是她健康、樂觀、豁達,思維清晰,動作靈活,步履輕盈,毫無老態。

日常生活,她崇尚「平衡之道」,認為最重要的是平衡至上,無論走路、吃飯、生活、精神等,她都提倡平衡感。她說,人老了,人生的舞台越走越窄,要註重平衡。她每天過得充實有意義,別人以為她一個孤老太婆,日子會過得寂寞無聊,「我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情,哪有時間寂寞?

她自得其樂,在自己的藝術天地裏盡情享受生命的樂趣。她自言是個工作狂,也是個夜貓子,打電話給她,越夜越容易找到她。她交遊廣闊,朋友按愛好分成一撥撥。有喝咖啡聊天的;有練氣功、太極拳的;有唱國劇的票友;有切磋藝術的畫友;有打麻將大戰四方城的雀友等。

她自奉甚儉,節衣縮食,家中沒有豪華家具,一千元一把的椅子她坐著不舒服。她喜歡逛當地的車庫拍賣(Garage Sale),幾角錢一件的衣服她穿得特高興。她對別人卻非常慷慨大方,資助過好幾位中國大陸留美學人完成學業。飲水思源,她給萊特博物館也捐過不少錢。

她說,一個人赤條條來到世上,繁榮富貴如過眼雲煙,生不帶來,死不帶走,唯有藝術永存,精神不朽。她以豐富多彩的人生,譜寫了一位扎根異國的「奇女子」傳奇。她不追求錦衣美食,但她的精神世界,堅實富有。

邵芳《觀音像》邵芳《觀音像》

邵芳多才多藝,繪畫、編織、縫紉、陶藝、做首飾和唱京戲等,幾乎是「十項全能」。秋、冬、春叄季是邵芳製作首飾的時間。她有全套的加工首飾工具,包括切、割、焊、鉚、磨、鍛、鑄等,還有高溫燒窯爐。

美國的名媛貴婦熱中佩戴具有復古懷舊、異域風情、獨創性的首飾。邵芳憑著敦煌臨摹積累的藝術功底,掌握了陶瓷、人造瑪瑙寶石的燒窯技術及金屬的切割鑽磨工藝,以金屬和陶瓷為材料,做出古樸典雅、美觀大方的耳環、項鏈、手鐲等實用首飾。她做的首飾沒有重復,千變萬化,具有很強的藝術性,雖然她用的材料並非貴重金屬寶石,但因出自名家之手,設計獨特,能滿足美國上流社會的審美需求,價格從幾十元到幾百元不等。

紐約州西邊的Chautauqua Lake,是一個點綴著帆船的大湖,湖畔的小鎮仍矗立著仿煤油街燈。紅磚路兩旁是古樸的房舍,洋溢濃鬱的度假氣氛。社區中央廣場經常舉行手工藝品展。每年夏天,盛邵芳會自行遠從西維州駕車到Chautauqua出售自製首飾,一待兩月,這是她的主要收入來源,40多年從不間斷。這個社區聚居著許多對生活講究、有藝術品味的人,購買力強。當地提供教育、藝術、宗教與休閒等方面的活動,還經常舉辦交響樂、歌劇、戲劇與舞蹈活動。

盛邵芳還在Chautauque一所高級避暑學校任教,來這裏避暑的都是美國的社會名流。她教授他們中國功夫、氣功、太極拳及水墨畫等。她是這所學校唯一的華裔教師,而且是一棵常青樹。

熟悉她的李昌玉指出,邵芳生活目的明確,時時事事有成就感、自豪感、興奮感,經常和社會保持聯系,積極參與社會活動,不斷激發創造欲,追求新目標。這就是她「人老春長在」的奧秘,也是他對她多次訪談的發現。

李昌玉說她能夠「人老春長在」,還有另一個原因,就是「盛勝保永遠活在她心中」。

盛氏夫婦恩愛一生,遺憾的是沒有子女。1987年,一向身體「棒極了」的盛勝保,突因心腦血管病驟然去世,得年73歲。邵芳痛失老伴,幾乎痛不欲生,但天性樂觀的她,最後終于走出折翼之痛。

她不僅喜歡藝術創作,也喜歡做家務,打掃家居清潔衛生從不假手于人,她認為做事要勤而不勞,有條有理,井然有序。她說吸塵拖地板就是鍛練身體,「這樣的好事怎麽還能花錢讓別人來做。」每當家鄉來客,她會以道地的常州話敘舊,而且行將失傳的常州馳名的爛面菜餅正是她的拿手!

盛邵芳還是一位國劇發燒友,曾師法程硯秋,學青衣旦角。她的口頭禪是:台上一分鍾,台下十年功。她說,唱京戲,就是作有氧運動、練氣功。她每天自娛自樂,堅持吊嗓一兩小時,雖入龍鍾之年,仍唱得字正腔圓,音韻清亮,聲情並茂。從程派青衣清脆的唱腔,到輕盈的身段、靈巧的蘭花指等,儼然一位專業國劇演員。有一年冬天,她到北京探親訪友,下榻北京飯店,每天早上在大堂外露天場地上吊嗓子,獨自一人又唱又做,引來不少人圍觀,保全不得不替她清場!

她好學不倦,活到老,學到老。2002518日,時年84歲的盛邵芳,獲西維吉尼亞大學授予人文藝術名譽博士學位。

 


《维州玻璃屋主人奇女子盛邵芳》

(世界日报记者/曾慧燕)
(2007.11.25)
Image

Image

名气响噹噹的她,有画家、陶艺家、建築师、气功师、京剧票友等多个头衔。她一生多姿多彩,虽年近九旬,美丽依然,在不同时刻呈现不同状态,散发著无穷魅力。

在美国西维吉尼亚州威廉姆斯镇(Williamstown)的山坡上,有一座玻璃屋(Glass House),取名「翼然亭」,独居的女主人是位华裔艺术家。熟悉她的朋友说,寄信给她,即使信封上不写地址,也照样能投递,因为现年89岁的玻璃屋女主人半个多世纪以来,在当地是个家喻户晓的人物。

这位名气响噹噹的玻璃屋女主人盛邵芳(本名邵芳,後从夫姓盛),有多个头衔,画家、陶艺家、建築师、气功师、京剧票友等。她一生多姿多彩,犹如一道永远亮丽的风景线,虽年近九旬,笑看岁月,美丽依然,在不同时刻呈现不同状态,散发著无穷魅力。

她之所以成为《世界周刊》的采访对象,源起宾州读者高骥千来电邮,建议采访「奇女子」盛邵芳,信中列举10大理由:

一、她是在中国有「唐寅以後第一人」之称的知名画家陈少梅的入室弟子;

二、她是美国著名建築师莱特(Frank Lloyd Wright:1867-1959)的高足;

三、她是盛宣怀的侄曾孙媳妇;

四、她影响丈夫盛胜保,亦师从莱特,两人动手在西维吉尼亚州一山坡上自力建造全玻璃住房;

五、她平日喜绘画、雕塑、烧製工艺品,家中设高温烧窑炉,所製首饰艺品皆独一无二;

六、她每年夏天独自驾车到纽约州的Chautauqua,展销一年所製艺品,自给自足;

七、她精於京戏,现仍每天吊嗓;

八、她已将近90高龄,仍充满生命力和创作力;

九、数年前她将财产及艺术品捐赠当地一间学府;

十、她擅工笔画。

经热心的高骥千读者几番穿针引线,终於采访到平生富传奇色彩的盛邵芳。

经了解,盛邵芳之所以值得采访,除了上述十大理由,她还是第一位到敦煌临摹壁画的女画家,也是唯一被美国建築大师莱特相中的中国女留学生


永保青春,再造人生
电话中传来一把清脆的京腔,真不敢相信这是一位现年89岁的老太太的声音(盛邵芳可不喜欢说她老)。盛邵芳性格开朗,说话爽快,快人快语,她说自己从不认为「老之将至」,本来衰老是人生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但她坚信人生可以再造。「人老但不要认老,心境年轻就不老。我到现在仍童心未泯。」她说。

盛邵芳生於1918年,明年将届90高龄,但她一如属马的生肖,一副「龙马精神海鹤姿」的模样,耳不袭、背不驼、手不抖、眼不花,不戴眼镜可以穿针引线。握管挥毫,笔走龙蛇。她年轻时是个美人儿,如今「老太婆」仍风韵犹存,美丽如昔,更难得的是她健康、乐观、豁达,思维清晰,动作灵活,步履轻盈,毫无老态。

日常生活,她祟尚「平衡之道」,认为最重要的是平衡至上,无论走路、吃饭、生活、精神等,她都提倡平衡感。她说,人老了,人生的舞台越走越窄,要注重平衡。她每天过得充实有意义,别人以为她一个孤老太婆,日子会过得寂寞无聊,「我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情,哪有时间寂寞?」

她自得其乐,在自己的艺术天地里尽情享受生命的乐趣。她自言是个工作狂,也是个夜猫子,打电话给她,越夜越容易找到她。她交遊广阔,朋友按爱好分成一拨拨。有喝咖啡聊天的;有练气功、太极拳的;有唱京剧的票友;有切磋艺术的画友;有打麻将大战四方城的雀友等。


千里姻缘 一「信」锺情

盛邵芳的丈夫盛胜保,是清末太子少保、中国第一代著名实业家盛宣怀家族的後代。盛胜保毕业於天津工商学院土木工程系,抗战期间曾参与滇缅铁路和甘新公路的修建工程,1948年负笈美国。

盛胜保与邵芳均出身江苏望族,在天津长大。邵芳祖上是常州的中医世家,他们相恋相爱,并非一见锺情,而是一「信」锺情。当时任职工程师的盛胜保在云南修建滇缅铁路,邵芳在天津。

盛胜保聪明文雅,吃苦耐劳,蓬勃乐观,侍寡母至孝。他的友人孙国梁夫妇,认为他与邵芳是天造地设的佳偶,有意撮合两人。他们给邵芳去信徵求意见,获应允,盛胜保给邵芳发出第一封信。

1939年11月15日,邵芳收到盛胜保从几千里路之外的云南滇缅铁路工地寄来的信,开始鱼雁往来,书信传情。短短几个月,盛胜保写了46封信,盛邵芳写了23封信,共约20万字。两情相悦,心有灵犀一点通,最後千里姻缘一线牵。

由於抗战时局日益恶化,为免好梦难圆,盛胜保绕道越南、香港,走了53天,於1940年10月17日到达天津。11月8日,他们举行了隆重的婚礼,有情人终成眷属。

婚後,由於盛胜保的工作关係,夫妇俩数次两地分居,聚少离多,因此写下大量信件。

1984年,盛胜保时年70周岁,似乎有某种预感,他将夫妻之间平生所写的400多封信、约80万字,加以编排,装订成两大册,希望有朝一日,或公诸於世,或送归桑梓,给盛邵後代一份纪念。

盛邵芳在来自山东的俄亥俄大学访问学者李昌玉结束访问回国时,把她与盛胜保之间的通信及日记,全部交付给他。

邵芳性喜自然,自幼爱好塗塗抹抹,家人早就预料她长成後必定走习艺之路。果然,她後来成了「神童」画家陈少梅的入室弟子,并任陈少梅的助教,被同门谑称为「大师兄」。高骥千回忆,有年邵芳回中国探亲访友,顺道到北京荣宝斋看画,在陈少梅的作品前沉思。店员上前搭讪,她问大师有无後人,店员说只知有一弟子在美国,是否还活著就难说了!她笑说,小女子正是。

抗战後期,她任敦煌艺术研究所研究员,所长是人称「敦煌守护神」的留法画家常书鸿。1944年,她与常书鸿、董希文、张大千、李浴、苏莹辉等人到敦煌临摹壁画,据称她是第一位临摹敦煌壁画的女画家。

大漠、敦煌、千佛洞、月牙泉,这个今天闻名於世的旅遊胜地,在抗日战争年代,是交通闭塞、人烟稀少的塞外荒原。视艺术为生命的邵芳,与敦煌壁画为伴,沉醉在展现飞天的洞窟中埋首临摹。

邵芳临摹的一幅《西方净土变》,画中有120个菩萨,耗时两月。这幅张大千想画没有画成的作品,受到常书鸿所长和全所同仁的称讚,50年後,渖阳鲁迅美院教授李浴对此仍记忆犹新。

邵芳婚後,由於盛胜保为甘新公路工程师,邵芳也曾随夫远征酒泉,在漫天黄沙的恶劣环境下度日。「有了那段经历,後来我来美国,感到狗食也是香的。」

抗战胜利後,邵芳逐渐跻身艺术界,崭露头角。出国前,邵芳在南京举行画展,政界名人朱家骅、张道藩亲临开幕仪式。她临摹的敦煌壁画仕女,伴随著她在异国度过数十个寒暑。

在当时那种封建闭塞的年代,邵芳算是一位走在时代尖端的新潮女性。她爱好运动,1936年曾入选第六届全运会河北女子垒球队队员。她天生一副好歌喉,负笈美国後曾到辛辛那提音乐学院进修,「当时我既想当画家,又当歌唱家。」

邵芳当时作为名门闺秀,锋头甚劲。李昌玉从1934、1935、1936年的天津《北洋画报》上,找到四幅「本市名闺」邵芳的照片,摄於她16至18岁时,其中一幅1936年刊於北洋画报「閒倚栏杆」的照片,秀丽可人。

1947年,美国建築大师莱特创办的塔里森建築学校(Taliesin School)广招各国学生,中国招生名额只有一个。莱特观看了邵芳的画作,特别是临摹敦煌的作品後,欣然录取,29岁的邵芳得以负笈美国。

莱特是世界公认的伟大建築师之一,代表作有纽约古根汉美术馆、宾州落水山莊(Fallingwater Village)及东京帝国饭店等。1923年东京大地震,建築物几乎尽毁,帝国饭店却屹立不动。他提倡的「草原式风格」及「有机建築」理论,影响了几代人。他去世後,美国境内由他设计的建築,已有50馀所改为莱特纪念馆。


夫唱妇随,有亭翼然

邵芳来美翌年,盛胜保也接受莱特邀请来美,在俄亥俄大学建築系兼职教授(建筑师林缨Maya Lin的父母也是俄亥俄大学建築系)。他本来有机会到哈佛大学攻读博士,但最终放弃,以建築作为安身立命之本。

盛氏夫妇来美後,得到费正清、费蔚梅夫妇帮助,进入美国主流社会。费正清夫妇和邵芳相识於1946年的重庆,相交於南京,重逢於美国,交情非同一般。

1953年,盛胜保和邵芳从罗德岛州南下,任职俄亥俄河西侧的美国氰氨公司(American Cyanamid)。1957年,盛胜保再跳槽玛丽埃塔水泥公司。他在土木工程专业及哲学思维方面,见识均在一般人之上。无论在塔里森,还是维吉尼亚,都受尊重器重。

1955年,盛氏夫妇为了安居安业,别出心裁,看中了位於俄亥俄河东侧、西维吉尼亚州威廉姆斯镇上的一块风景宜人的东向山坡林地,决定自己动手築梦。

身为土木工程师的盛胜保,为了实现早年梦想,按照自己的构思建造住宅。早在1941年,盛胜保还在修建滇缅路的时候,就萌发了这个梦。他给邵芳写信道:「我总想自己盖几间房子……。昆明城的西边即西山的方向,地势确比东面好,风水也好,因为做房子总是背山而造,面向东方,每晨太阳早早地就曬到房子,这就是使我们早起,一切都有朝气。」

若干年後,盛胜保在美国梦想成真,他们利用工馀假日,夫唱妇随自己盖房子,从设计到施工,一手包办,既实现当年的梦想,也等於向莱特建築学院交出一张漂亮的成绩单。为了反樸归真,回归自然,建築材料多用原木原色,儘量少用钢铁水泥,不用耀眼的装饰,一木一石垒砌,建成了一幢上下叁层、建築面积约350平米的玻璃住房。1955年落成时,轰动方圆百里。

如今,在「翼然亭」中,还保存一台锯木机,是那段历史的见證。

盛胜保夫妇信奉「好的建築美化了环境,也美化了人生」。这栋全木结构的住宅、东边外墙是全玻璃、西墙是半截玻璃,实际是一栋根据莱特「草原建築」、「有机建築」理念风格的建築物,与周围环境和谐相融,东临山坡,西面是丛树环绕的草坪,绿草如茵。东墙的全屏玻璃,阳光可以完全射入,从室内可以极目远眺,绿水青山尽收眼底。

从山底向上看,矗立在山坡上的玻璃屋,屋宇如翼,状若凌空,气势非凡。故以欧阳修《醉翁亭记》「有亭翼然」的典故,命名「翼然亭」(英文名Winged Pavilion Studio)。「翼然亭」背山面东,是盛胜保为了要永远保持「朝气」,而美「是上帝和大自然在相关的领域中的汇合」。

虽然这两座小城被俄亥俄河分割,分属两个州,但因河上凌空架起了两座可以遥遥相望的公路大铁桥,在居民的心理空间上,两城宛如一个共同体。


莱特爱徒,东方天使
《玛丽埃塔日报》在头版左上角,图文并茂显著报导了这座玻璃屋及其主人的故事,标题是《非常能幹而漂亮的盛夫人》,并刊登邵芳一幅穿著一袭黑色旗袍的半身照片,端莊秀美,一副典型的中国仕女模样。图片说明是「建築大师莱特的爱徒」(protégé of Famed Architect Frank Lloyd wright)。盛氏夫妇与他们的玻璃屋,成了当地居民口耳相传的特大新闻和媒体采访的焦点。


盛邵芳後来又在当地举办画展。她的画风别具一格,艺术表现手法有点像毕卡索,有人称为她为「中国的女毕卡索」。她平易近人,喜欢广交朋友,她的魅力吸引了全社区的居民,在当地主流社会获得广泛的尊敬和喜爱。大家把她看作「东方神话中的天使」,这是50多年前邵芳给当地居民留下的印象!

2000年11月,她所在的城市,再度为她举办个人摄影、绘画、编织、陶艺、首饰展览,当地主流报章在头版头条图文并茂报导。

也就难怪为何给她寄信,不写详细地址她也照收无误。一位曾探访过她的朋友回忆,他在威廉姆斯镇迷了路,到当地一个加油站问路,一提玻璃屋,马上就有人给他指路。可见名不虚传。

在与威廉姆斯镇一河之隔的俄亥俄河西畔的玛丽埃塔(Marietta),盛邵芳也有一栋可以眺望河畔风光的公寓住宅。俄亥俄大学访问学者、山东大学附中教师李昌玉2000年曾造访过邵芳的两个家,连声称讚她家「风水好」。

邵芳得意地说,她的两个家分别於俄亥俄河东西两岸,地处两个州,一南一北两座大桥,就像大周天、小周天,因处在两桥中间,把大小周天连在一起,形成一个周而复始的循环曲线,「这样的风水哪里去找?」她把自己年近90、仍活力十足、青春常驻,归於好风水是原因之一。

她在玛丽埃塔的公寓住宅,作招待客人和休息用途;她在威廉姆斯镇的玻璃屋「翼然亭」,则用作住宅和工作室。由於历经50多年风雨,房子已显斑驳,散发著历史的沧桑。

邵芳多才多艺,绘画、编织、缝纫、陶艺、做首饰和唱京戏等,几乎是「十项全能」。秋、冬、春叁季是邵芳製作首饰的时间。她有全套的加工首饰工具,包括切、割、焊、铆、磨、锻、铸等,还有高温烧窑炉。

美国的名媛贵妇热中佩戴具有复古怀旧、异域风情、独创性的首饰。邵芳凭著敦煌临摹积累的艺术功底,掌握了陶瓷、人造玛瑙宝石的烧窑技术及金属的切割钻磨工艺,以金属和陶瓷为材料,做出古樸典雅、美观大方的耳环、项链、手镯等实用首饰。

她做的首饰没有重複,千变万化,具有很强的艺术性,虽然她用的材料并非贵重金属宝石,但因出自名家之手,设计独特,能满足美国上流社会的审美需求,价格从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

纽约州西边的Chautauqua Lake,是一个点缀著帆船的大湖,湖畔的小镇仍矗立著仿煤油街灯。红砖路两旁是古樸的房舍,洋溢浓郁的度假气氛。社区中央广场经常举行手工艺品展。

每年夏天,盛邵芳会自行远从西维州驾车到Chautauqua出售自製首饰,一待两月,这是她的主要收入来源,40多年从不间断。这个社区聚居著许多对生活讲究、有艺术品味的人,购买力强。当地提供教育、艺术、宗教与休閒等方面的活动,还经常举办交响乐、歌剧、戏剧与舞蹈活动。

盛邵芳还在Chautauque一所高级避暑学校任教,来这里避暑的都是美国的社会名流。她教授他们中国功夫、气功、太极拳及水墨画等。她是这所学校唯一的华裔教师,而且是一棵常青树。


富贵如浮云,人老春长在
熟悉她的李昌玉指出,邵芳生活目的明确,时时事事有成就感、自豪感、兴奋感,经常和社会保持联繫,积极参与社会活动,不断激发创造欲,追求新目标。这就是她「人老春长在」的奥秘,也是他对她多次访谈的发现。

李昌玉说她能够「人老春长在」,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盛胜保永远活在她心中」。

盛氏夫妇恩爱一生,遗憾的是没有子女。1987年,一向身体「棒极了」的盛胜保,突因心脑血管病骤然去世,得年73岁。邵芳痛失老伴,几乎痛不欲生,但天性乐观的她,最後终於走出折翼之痛。

她不仅喜欢艺术创作,也喜欢做家务,打扫家居清洁卫生从不假手於人,她认为做事要勤而不劳,有条有理,井然有序。她说吸尘拖地板就是锻鍊身体,「这样的好事怎麽还能花钱让别人来做。」每当家乡来客,她会以道地的常州话叙旧,而且行将失传的常州驰名的烂面菜饼正是她的拿手!

盛邵芳还是一位京剧发烧友,曾师法程砚秋,学青衣旦角。她的口头禅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她说,唱京戏,就是作有氧运动、练气功。她每天自娱自乐,坚持吊嗓一两小时,虽入龙锺之年,仍唱得字正腔圆,音韵清亮,声情并茂。从程派青衣清脆的唱腔,到轻盈的身段、灵巧的兰花指等,俨然一位专业京剧演员。有一年冬天,她到北京探亲访友,下榻北京饭店,每天早上在大堂外露天场地上吊嗓子,独自一人又唱又做,引来不少人围观,保安不得不替她清场!

她好学不倦,活到老,学到老。2002年5月18日,时年84岁的盛邵芳,获西维吉尼亚大学授予人文艺术名誉博士学位。

她自奉甚俭,节衣缩食,家中没有豪华家具,一千元一把的椅子她坐著不舒服。她喜欢逛当地的车库拍卖(Garage Sale),几角钱一件的衣服她穿得特高兴。她对别人却非常慷慨大方,资助过好几位中国大陆留美学人完成学业。饮水思源,她给莱特博物馆也捐过不少钱。

她说,一个人赤条条来到世上,繁荣富贵如过眼云烟,生不带来,死不带走,唯有艺术永存,精神不朽。她以丰富多彩的人生,谱写了一位扎根异国的「奇女子」传奇。她不追求锦衣美食,但她的精神世界,坚实富有。

路过

鸡蛋

鲜花

支持

雷人

难过

搞笑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用户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珍珠湾全球网

GMT+8, 2022-6-30 15:34 , Processed in 0.043312 second(s), 8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