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注册 登录
珍珠湾全球网 返回首页

MingHao的个人空间 http://ediaoyudao.com/?1558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一個被遺忘的藝術天才令人傷感的故事

已有 413 次阅读2022-6-4 11:55 |个人分类:华人历史|系统分类:转帖-知识

----紀念中國油畫的先驅者周廷旭一百周年誕辰

西雅圖市的佛萊藝術博物館(Frye Art Museum)於2003年2月14日至5月11日舉辦題為《旭日之路》的畫展,這對華人社區來說,簡直就是一份羊年大禮。由華盛頓州州長駱家輝親筆簽署 的文件,把2月14日定為全華州的"周廷旭日"(Teng Hiok Chiu's Day), 以表示對這位美籍華人藝術家的尊重。

周 廷旭是一位美籍中國畫家,在上世紀的二十年代至五十年代曾經活躍於歐美畫壇,受到當時主流社會的禮遇和同行精英的肯定,由於晚年的不幸遭遇而漸漸被人淡 忘,終至默默無聞地在美國東海岸康奈迪格州的一個小鎮去世。這個展覽可說是周廷旭去世後三十年來第一次受到主流藝術界的重視,也是公眾對這位優秀的華裔藝 術家百年誕辰的紀念。

周 廷旭是最早一批從中國走向海外的藝術家之一,也可以說是中國油畫的先驅者之一。他出身於一個富裕的茶葉出口商家庭。他的父親S.K.周是一位基督徒和熱心 新教育的人,積極支援孫中山的國民革命,與當年的蔣介石相交甚篤,同時,與宋慶齡、宋美齡的父親宋耀如更是好朋友。宋耀如曾是周廷旭的教父。宋美齡的侄女 後來嫁給了周廷旭。生長在這樣一個有新思想、有良好教養的家庭,他從小就深深地受到優秀的中國文化傳統的熏陶,讀萬卷書,行萬裏路,對中國書畫之美,自幼 耳濡目染;對神州山川之秀,早已心領神會,特別是他的英文基礎好,這對他日後的發展具有重要的影響。

周 廷旭(他當年的英文名字叫Teng Hiok Chiu,許多西方人稱他Teng Chiu 或Teng. or Zhou Tingxu)1903年4月27日生於中國福建商港廈門市,從小便接受西式的教育。14歲時被送到中國北方海港城市天津,就讀於倫敦傳教士協會創辦的英 中學院。1920年畢業之後,便立即出國留學,先到了美國麻省波士頓市(也許是因為宋耀如的父親在此居住之間故),在哈佛大學讀了一個學期,主要是學習藝 術史和考古學。隨後的一年,他進了波士頓藝術博物館美術學院,開始學習繪畫藝術。1923年周廷旭前往歐洲,先在法國著名的巴黎美術學院(The Ecole des Beaux-Arts, Paris)。翌年由於父親的要求移居英國倫敦,與他的姐姐相聚,並就讀於倫敦大學。

1925 年他正式進入英國皇家美術學院,在名師喬治·克勞森爵士 (Sir George Clausen)、 沃爾特·羅素爵士 (Sir Walter Russell) 和查爾斯·西姆斯 (Mr. Charles Sims) 的悉心指導下進行系統的嚴格西方藝術的學習。期間他通過了所有的考試,而且得到了許多獎學金。1930年他作為一個優才生正式畢業於英國皇家美術學院。 (據我所知,像他這樣學歷背景的中國油畫家,在當時是絕無僅有的。當時大多數出國學西畫的,都是留法或留日的,而且學習時間沒有這樣長。)

畢 業後他選擇到大英博物館工作,他在著名東方藝術學者勞倫斯·本揚 (Lawrence Binyon 大英博物館東方繪畫和版畫部主任)的手下從事了一年多的中國藝術研究。當時的大英博物館已擁有非常豐富而優秀的中國古代藝術品收藏。隨後他花了將近十年的 時間到世界各地去旅遊、寫生和創作,還在各地舉辦畫展和考察名勝古跡。他到過中國的北平、上海、香港,越南、柬埔寨、印尼、西班牙、法國、英國,此外還有 摩洛哥等非洲國家。1938年他與宋美齡的侄女結婚並移民美國,住在紐約市的一處高級公寓。周廷旭在紐約很受歡迎,他與當地的藝術菁英交上了朋友,其中包 括了日後成為他摯友的喬治婭·奧基芙 (Georgia O'Keeffe) 。

1942 年在紐約市最著名的諾德勒畫廊(Knodlers Gallery, 該畫廊至今還在,已有150多年的歷史)舉辦了他來美國以後的第一次個展,並獲得成功,受到好評。周廷旭是一個唯美的純藝術家,而且是一個並不真正需要靠 賣畫為生的畫家。他的大部分重要展出,都是在各地的藝術博物館或大學的美術陳列館舉辦。周廷旭的油畫風格,是在歐洲印象主義和現代強調個性表現的思潮發展 基礎上形成的。他去掉了學院派的繁瑣細節模寫,追求色彩的單純化,強調平面的構成,使用大塊面的分割,結合外光的點彩和東方的線描,給人以清新寧靜和諧愉 悅之感。但他從不去作抽象畫,相反,他在自己的油畫中吸收了中國淺絳山水畫的手法,使色相的種類減少,色彩的飽和度降低,明度提高,從而產生一種特別柔和 的視覺效果。

可 惜好景不常,1945年他與太太離婚,搬到康奈迪格州(儘管還保留著紐約的公寓)在那裏建立了一個工作室,去完成當地一些單位所委託的藝術項目。婚姻上的 受挫也影響了他事業上的運氣。更不幸的是1957年深秋,在佛蒙特州的麥克道威爾殖民營地,他在寫生返回的途中,受到兩個年輕人的毫無道理的攻擊,他的頭 部受了重創。雖然這次事件沒有導致他馬上停止作畫,但六十年代以後,隨著健康狀況的日益惡化,他最終需要長期護理。

在 這個過程中,他與照料他的護士安娜·巴列特(Anna Baret)結了婚,時間大約在1962年左右。安娜·巴列特是一位白人,從未結過婚,雖然長得不算漂亮,但心地善良。婚後他們住在康州的一個人口不足三 萬的小鎮格拉斯頓伯利,買了一幢舒適的房子,度過了一段溫馨而平靜的日子。當時,他還在自己住屋的二樓,改建了一間有天窗的寬敞的畫室,並把它佈置得非常 高雅,足以令許多同行為之羡慕。他手邊還保留著一批珍貴的藝術收藏,包括不少價值不菲中國名家書畫。人總是希望自己有尊嚴地活著,周廷旭也不例外。但是, 當1971年康奈迪格州新不列顛的美國藝術博物館如期為他舉辦他的藝術回顧展的時候,他的精神狀態已經惡化到了連對這樣重要的事情都沒有反應的程度。他最 後的歲月是在療養院度過的。1972年一月,他在格拉斯頓伯利去世,享年六十八歲。沒有留下子女,只留下了一批藝術作品作為他生命之延續。

1974 年周廷旭的遺孀安娜·巴列特在她家附近的哈特福市(當時人口不到十五萬)認識了一位名叫瑞蒙·圖布斯(Raymond Tubbs)的畫商,他在哈特福開了一家小畫廊(Gallery 5 East)。1976年圖布斯選了一批周廷旭的風景畫,為他舉辦了一次遺作展。1977年安娜突然發現得了癌症,三個月以後就病故了。周廷旭的名字也隨之 而被人們遺忘。

這 就是一個流落海外的中國藝術家的令人傷感的故事。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裏,在美國沒有人再提起他,更沒有人會從藝術史的角度去評價他。經過三十年之後,周廷 旭的藝術突然出現在西雅圖的佛萊美術館,再一次引起世人對這位天才的中國畫家的注意。卡茲米厄茲·波茲南斯基教授一直認為周廷旭是中國最優秀的風景畫家。 在我的心目中,周廷旭應該是屬於中國的。中國應該把他列為中國油畫史的研究對象,把他放到中國現代美術史的的天平上來衡量。

當 然,評價一個藝術家的歷史地位,不僅要看他的藝術水準和成就,還要看他的貢獻和影響。我認為周廷旭是中國現代油畫史上的一個傑出的先驅者。他的成就曾經得 到過西方同行的高度評價,他的油畫技巧和藝術水準,相信是不亞於當時許多在中國國內的知名油畫家的。三十年代和四十年代是他藝術的高峰期,但五十年代以 後,逐漸淡出畫壇,加上他死得太早,在中國又沒有師承關係,沒有其他的與美術界的關係網絡,也沒有足夠的藝術活動(例如:舉辦展覽,進行學術交流、藝術講 學活動等),因此,他對現代中國美術發展的直接貢獻和影響,則遠不如大多數老一輩的國內油畫家。

2000 年七月,在北京的中國美術館舉辦了一個《二十世紀中國油畫展》,顯示出美術界對中國現代油畫發展的重視。這次展覽匯集了中國油畫近百年年來有影響的二百七 十餘位畫家的四百餘件作品。其中包括了李為夫、徐悲鴻、衛天霖、顏文樑、龐薰琴、呂斯百、劉海粟、洪瑞麟、常書鴻、吳作人、汪亞塵、陳澄波、潘玉良、林楓 眠、丁衍庸、馮鋼白等等老一輩的油畫家。

這 部分人有一些共同之點:一是在時間上,都介乎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這時期中國的有志之士都希望通過向較為先進的西方國家學習,以改變中國落後的面貌,藝 術界也不例外;二是這些有新思想的藝術家把學到的西畫理論和技法與中國傳統的繪畫結合,以求在自己的藝術創作上有所突破;三是他們大部分都回到祖國,並從 事藝術教育工作,努力建立新的美術教學體系,培養了新一代的藝術人才;四是他們都能著書立論,擴大影響,在圈內建立良好的人際關係,積極投身於各種與藝術 有關的社會活動。因此,他們在中國現代美術史上享有較高的地位。 周廷旭在前兩點上,與他們是一樣的,但他在出國之前,並非藝術圈內之人,加上他個性比較內向,長期住在海外,對中國社會和文化的資訊瞭解較少,與中國國內 同行缺少聯係,這些因素,都使他被排除在中國美術界的視線之外。

《旭 日之路》畫展是從藝術收藏家卡茲米厄茲·波茲南斯基博士(Dr. Kazimierz Poznanski)的收藏中選出來的。波茲南斯基博士是華盛頓大學的經濟學教授,也曾是康乃爾大學和西北大學的教授。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出版社、英國劍 橋大學出版社和中國科學院出版社都出版過他的經濟學著作。同時他又是一位對當代繪畫進行過長期研究的藝術收藏家。近十年來他專注於收藏中國藝術,特別是收 藏美籍華人畫家周廷旭(1903-1972)的藝術作品。而他本人也因此愛上了畫畫,他的頗具中國禪味的畫作去年三月曾在中國成都四川省美術館展出。由於 他的發現,中國現代美術史上又多了一位傑出的油畫先驅者。

佛萊藝術博物館(又稱佛萊美術館)去年迎來了它成立五十周年的隆重慶典。在新一任館長理查德·韋斯特(Richard V. West)的主持下,佛萊美術館給我的印象是它越來越受西雅圖市民的歡迎。佛萊夫婦生前的藝術收藏非常珍貴,它擁有許多十九世紀後期、二十世紀初期的歐洲 油畫精品,特別是德國慕尼黑畫派名家的傑作,當然也少不了美國本土藝術家的作品。這些既具有思想美、生活美,又具有技巧美、材料美的西方傳統繪畫(包括受 印象主義影響的繪畫),至今仍然散發著不朽藝術魅力。佛萊美術館的這次展覽籌備於兩年之前,由波茲南斯基和韋斯特擦出的火花,重新點燃了周廷旭的藝術生命 之燈。這個展覽可以說是周廷旭去世後三十年來第一次受到主流藝術界的重視,也是對這位優秀的美籍中國藝術家百年誕辰的紀念。雖然入了美國籍,但永遠是中國 藝術家的我,為此感到驕傲。相信隨著資訊渠道的日益暢通,以及對他的生平和藝術的研究之加深,周廷旭將會逐漸被中國美術界瞭解和接受,他的藝術遺產也將會 受到更多的中國人的重視。(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七日完稿)





路过

鸡蛋

鲜花

支持

雷人

难过

搞笑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用户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珍珠湾全球网

GMT+8, 2022-6-30 15:25 , Processed in 0.030840 second(s), 8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回顶部